Natural Expertise

和我們的Jurlique Rose水漾玫瑰培植專家George Thomson會面

要創造一個世上獨一無二的玫瑰品種並不容易,但Jurlique真的做到了。在2015年,我們希望能以特別的方式慶祝品牌30周年紀念 —— 無庸置疑就是最能代表Jurlique的植物:玫瑰。

如同Jurlique這個品牌,這玫瑰也必須是獨一無二,不能是任何現有的玫瑰品種。它必需在我們阿德萊德山上的活機農場種植,並擁有最優良的品質。這時我們遇上George Thomson。他是南澳的著名玫瑰培植專家,2014年首度成功培植出這個玫瑰品種,擁有獨一無二的馥郁香氣、高度保濕的精油萃取、嬌美柔嫩的粉紅色澤和豐盈大片的花瓣,我們知道這就是我們要找的玫瑰花。

自此以後,這種玫瑰在Jurlique活機農場上種植,你可以在我們的玫瑰保濕花卉水和水漾玫瑰保濕系列中找到Jurlique Rose水漾玫瑰萃取。今次我們更有機會與George進行專訪,向他了解更多。

George第一次種植農作物的經驗,要追溯至他在蘇格蘭的童年時代。那時他的爸爸在那裡培植馬鈴薯,這喚起了George對植物學的興趣,並從不同方式終身探求箇中哲理。他先在鄧迪大學修讀植物學及化學,再到倫敦皇家植物園邱園工作,短暫休息後,在英軍和澳洲空降特勤隊工作了三年,最後在澳洲展開了他的玫瑰培植之旅。

由1960年至往後的20年,George一邊培植玫瑰,把他培植的玫瑰品種售予不同公司,一邊當農夫維持生計。「早期的生活比較艱難。從1960年代到大約1980年代都只有我一個人工作。」George說。「但自1990年起,我就能充分發揮我的本領。」

為甚麼培植玫瑰要歷時那麼長?「從為花朵授粉那天起到將該品種於市場出售,便需要大約10年時間。假如你現在死去,8年後你還能帶來新品種的玫瑰,這不是很美妙嗎? 」

另外也因為澳州的玫瑰花總是未能獲得好評。「在這個國家培植玫瑰實在是一件很艱難的事,因為資源都投放在進口玫瑰。很多人認為澳洲培植的玫瑰品質不好,但這只不過是心理作用,使我感到非常困擾。事實上,有幾次我真的想過放棄然後去發展別的事業。但之後我會想:『那又如何?我會培植屬於我的玫瑰花。』」

George堅持到底,經過數十年的試驗和打破各界偏見後,他成為了南澳首屈一指的玫瑰培植專家。到了現在,他敢說他的玫瑰已超越所有進口玫瑰,因為是專門為了適應當地炎熱乾燥的環境而培植。

說到培植過程,George沿用他改良多年的技術,選取最優質的雌性植物(能孕育出最高品質種子)。「像所有交配繁殖,母系家族最為重要。那絕不是隨機選擇,我採用近血緣繁殖。假如使用太多不同品種會很容易變得迷失,因此我會仔細記錄。

「你需要做好準備。在花朵剛開花時進行採集,大概是蓓蕾期後,然後移除花瓣,留下中間的雌蕊,也就是花朵的女性生殖部分。與此同時,你可以準備任何品種的花粉,保留花莖並放置於室溫。24小時後,只需用指尖輕點花粉並印在你一天前預備的雌蕊上即可。

「我不會用任何東西遮蓋它們。當你移除花瓣後,蜜蜂會對花朵失去興趣,因此不會交叉授粉。玫瑰也不會透過風傳播花粉,因此非常準確。」

至於Jurlique Rose水漾玫瑰,George說他花了一點工夫(和幸運)去獲得今天的成果:豐盈飽滿、柔和粉紅色的花朵,近乎不帶刺 —— 使我們活機農場的員工更易處理 —— 更是他培植的玫瑰中最「芳香」的品種。

George傾盡一生培植玫瑰 —— 儘管面對挫折與挑戰,儘管他說「沒有賺大錢」(事實上他把很多玫瑰都捐給慈善機構) —— 正好證明他對花朵的熱愛,以及忠於自己喜歡做的事情。82歲的他雖然應該退休了,但他仍會竭盡所能,延續他的玫瑰培植旅程。

當然,他與Jurlique仍有很多合作。自2015年第一朵Jurlique Rose水漾玫瑰來到我們的活機農場起,他一直教導農場人員玫瑰的修剪和施肥方法,傳授其豐富知識,讓他的熱情得以世代相傳。